装修工照顾失忆老人16年 结下深厚感情

作者:吴永生 李松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4-08-27
来源:南通网

  导语:一位普通装修工,一位一面之缘的失忆陌生人,一个电话就无怨无悔照顾16年,而且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不得不对这位装修工师傅由衷的敬意,也反映出了人性最美的一面。

  季一山,建湖人,在上海做油漆工;施桂生,海门人,曾在上海谋生。一次偶然机会,他们互换电话号码,此后并无联系。一天施桂生无助中拨通季一山电话发出求救,季一山将他接到住所,这一住便是16年。

  只因一个“救命”电话,接回了一个陌生人

  季一山当过兵,退伍后做过码头装卸工,1996年到上海打工。1998年,一位业主请客时,季一山在饭桌上认识了当时50多岁的施桂生,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,但并不知道对方姓名,也不知道对方来自哪里。那年9月的一天,季一山正在工地上干活,突然接到电话,原来那时施桂生头晕迷路,请季一山救他。季一山二话没说,将他接回工地,与自己同吃同住。

  季一山曾多次询问施桂生叫什么、来自哪里,然而施桂生却不知道自己是谁,也不知道来自哪里。季一山面对这个失忆者,不忍心扔下不管,无论走到哪都带着。一眨眼16年过去了,季一山从29岁的小伙成了45岁的中年人,而施桂生也已年近七旬。

  四次搬家每天回家,只为让老人过得舒坦

  在上海生活实在不易,季一山省吃俭用,舍不得租,在哪干活,就住在哪里。但那些地方尘土飞扬,施桂生对灰尘特别敏感,有时甚至表现出恐惧。工地不能住了,季一山只能花钱租。为给老人解闷,他从二手货市场上淘了台电视机。这些年里,他先后搬了4次家,两年前,搬进了现在的住所,每月租1000元。

  居住地与工地相距很远,乘坐地铁后还要转乘公交车,单程需两个多小时,路费7元。他本可以住在工地上,既省钱又省力,但老人不会做菜。为了给老人做顿饭,无论多忙、多晚,季一山每天坚持回家。回到家后,他的第一件事就是炒菜,每次都会多炒一份,留给老人当第二天的午餐。

  季一山老家还有农田,农忙时要回老家帮忙,每次回家前,他都要给老人做上几天的菜。其实季一山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,动过两次手术,一到刮风下雨时便腰酸难忍,即便如此他从不将施桂生视为负担。

  这几年,装潢工工钱涨了不少,季一山的生活有所改善。但前几年他与老人的日子十分艰难。2009年是季一山最困难的时候,那时工价比较低,时常没活干,还遭遇了多次包工头“人间蒸发”,少则5000元,多则上万元的工钱无处讨要。春节前,身无分文的他350元贱卖了自己唯一的交通工具——一辆旧电动车,150元留给自己买票回家,200元交给施桂生,作为他在春节期间的生活费。

  谎称是“战友的父亲”,彼此心中视为父子

  回想当年接回失忆陌生人时的感受,季一山淡淡地说:“没多想,就是家里添双筷子,多个碗而已。”话是这么说,熟悉他的老乡都很纳闷,“自己日子那么难过,还背个包袱干啥?”老婆偶尔也会来上海住上几天,多次问他,这个陌生人为什么总是住在这里?季一山解释,老人是战友的父亲,在上海做生意,没地方住才住到这里。这个谎言,他说了16年。暂住地的邻居们,都知道季一山赡养的是“战友父亲”。

  因为不知道施桂生的名字,开始时季一山称他为大哥,之后称他为大叔。虽然没有以父子相称,但在他们心中早已成为父子。

  这几年,随着年龄的增长,施桂生血压有些高,不通医术的季一山凭着自己的理解和一片真心买来降压项圈、降压手表。去年年初,老人得了帕金森综合征,手时常发抖。季一山给他换了部手机,买了台平板电脑,让儿子教会了他打游戏。因为他听说这样可以增强锻炼,对治疗有好处。施桂生从报纸上看到一种药可以治疗帕金森综合征,季一山毫不犹豫地花3000多元买来了两大盒。

  面对一个非亲非故的老人,为何如此尽心照顾?季一山解释,从儿时起,父亲与大哥经常叮嘱他,要善待老人,做任何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1992年冬天,他从部队回家探亲时,遇到一对落水母女,当时寒风刺骨、河水结冰,虽有很多人围观,但就是没人下水搭救,季一山扑进河里,将母女二人救上了岸。

  “与老人相依为命十多年,我在异地他乡也找到了家的感觉。”季一山回忆,施桂生会帮着打扫间,自己把挣来的钱交给老人保管,而他十分节省,基本不花钱,需要买东西时都会两人商量。

  失忆的施桂生不太爱说话,每天晚饭时间是两人一天中仅有的交流时间,季一山总是给老人讲笑话,逗老人说话。一次他问施桂生,如果有一天自己突然走了,再也不回来了,那该怎么办。老人说,到马路上去找警察,让他们帮他去找。“如果警察问我季一山是谁,我就说是我的儿子。”季一山听到这句话,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老人被车撞倒后,恢复记忆找到回家的路

  2012年11月,季一山回老家收水稻,突然接到老人电话,说自己被一辆车撞了,头上缝了好几针。季一山第二天就赶回上海,看到头上缠着绷带的老人,他心疼得流下了眼泪。

  往往在电视剧中才看得到的情节居然发生了!老人被车撞后,记忆逐渐恢复。去年他在马路上看到一辆大巴车,上面写有“海门”二字,他突然想起,自己老家在海门,妹夫在海门市供电公司工作。他通过114查到电话转而联系上了妹夫施振峰。

  7月19日下午5点多钟,失联16年的内兄居然打来电话,施振峰又意外又惊喜。他告诉记者,老人28年前去上海做生意,16年前突然没了音讯,大家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,几乎失去了希望。接到电话的第二天中午,施振峰与老人的女儿施伟一起赶到上海,把他接回了家。

  “老人回家那天,他家里人打我电话,想与我见个面。我说下班时间太晚,让他们先把老人接回去,其实我是怕见到老人离开,自己受不了。”季一山有些哽咽:“16年了,每天回家看到他好好的,心里就踏实。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家里人,我由衷替他高兴,可也的确舍不得他走。”老人离开上海那天晚上,季一山一宿没睡,感觉心里空落落的。

  如今,施桂生回家已经一个多月了,他与季一山时常电话联系,有时俩人边聊边哭。8月3日,季一山从盐城回上海的路上,特意绕道海门,看望了老人。施伟对此感激不尽。“是季一山救了父亲,我愿意和季一山以兄妹相称。”

  “照顾老人,我本来就不求回报。”季一山看望施桂生后心里踏实了不少。他说自己唯一的心愿,便是老人能够幸福地安度晚年。

>更多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首页 | 新闻 | 家装 | 季节 | 风格 | 小户型 | 复式 | 别墅 | 建材 | 经验 | 环保 | 合同 | 故事 | 办公室 | 招标 | 监督 | 效果图 |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八装 家庭装修网-北京装修门户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81651号 海淀公安备案:1101085085